栾巴
栾巴字叔元,东汉魏郡内黄人也。好道。顺帝世,以宦者给事掖庭,补黄门令,非其好也。性质直,学览经典,虽在中官,不与诸常侍交接。后阳气通畅,白上乞退,擢拜郎中,四迁桂杨太守。以郡处南垂,不闲典训,为吏人定婚姻丧纪之礼,兴立学校,以奖进之。虽干吏卑末,皆课令习读,程试殿最,随能升授。政事明察。视事七年,以病乞骸骨。栾巴是少数净身不彻底,仍有男性生殖能力的宦官,《后汉书》指栾巴“阳气通畅,白上乞退”,栾巴辞官后结婚,并生下儿子栾贺,栾贺官至云中太守。栾巴初入宫时任小黄门,后升至黄门令。汉顺帝因大中土在洛阳建皇陵,毁坏老百姓的墓地,栾巴就此事上书,但当时梁太后临朝,判栾巴下狱,逹二十多年。至汉灵帝即位,大将军窦武及太傅陈蕃召栾巴回朝,拜议郎。但窦派与宦官发生冲突,宦官迫灵帝杀窦陈二人,栾巴亦受牵连,贬为永昌太守,后又借病请请辞,灵帝不肯。栾巴又为窦陈二人上书反案,灵帝大怒命廷尉议罪,最终栾巴自杀身亡。

栾巴字叔元,东汉魏郡内黄人也。好道。顺帝世,以宦者给事掖庭,补黄门令,非其好也。性质直,学览经典,虽在中官,不与诸常侍交接。后阳气通畅,白上乞退,擢拜郎中,四迁桂杨太守。以郡处南垂,不闲典训,为吏人定婚姻丧纪之礼,兴立学校,以奖进之。虽干吏卑末,皆课令习读,程试殿最,随能升授。政事明察。视事七年,以病乞骸骨。栾巴是少数净身不彻底,仍有男性生殖能力的宦官,《后汉书》指栾巴“阳气通畅,白上乞退”,栾巴辞官后结婚,并生下儿子栾贺,栾贺官至云中太守。栾巴初入宫时任小黄门,后升至黄门令。汉顺帝因大中土在洛阳建皇陵,毁坏老百姓的墓地,栾巴就此事上书,但当时梁太后临朝,判栾巴下狱,逹二十多年。至汉灵帝即位,大将军窦武及太傅陈蕃召栾巴回朝,拜议郎。但窦派与宦官发生冲突,宦官迫灵帝杀窦陈二人,栾巴亦受牵连,贬为永昌太守,后又借病请请辞,灵帝不肯。栾巴又为窦陈二人上书反案,灵帝大怒命廷尉议罪,最终栾巴自杀身亡。

竟会道术,堪称牛人的栾巴

中国古代神鬼志怪小说——栾(luán)巴是四川成都人,年轻时就爱好道术,不关心世间的事。

当时的太守很恭敬地来见栾巴,请他屈就功曹的职务,太守以老师、朋友的礼仪接待栾巴。

栾巴上任以后,有一天太守对栾巴说:“我听说你有道术,能不能让我看见一件新奇的事呢?”

栾巴说:“可以。”说罢就端坐着退进墙壁里去了,墙上缓缓升起一团云气,片刻就看不见栾巴了。

墙外的人则看见突然变出来一只虎,人们吓坏了。

只见那虎一直跑回栾巴的府宅,人们跑去看虎时,虎已经又变成了栾巴了。

后来栾巴被举荐为孝廉,被任命为郎中,又升任为豫章郡的太守。

当时庐山庙里有个神,能在帐子后面和人谈话,喝酒时只见空中出现酒杯。

人们都去庙中向这个神祈求佑护。

这神能使江湖中兴起风来鼓动船帆,使分开走的船聚在一起。

栾巴听说后就到庙里去,那神就不在了。

栾巴说:“哪有什么神,不过是一个鬼怪来到庙里冒充天上的仙官。这鬼祸害百姓这么久,应该惩治他。这件事就由我亲自来办。如果不及时去除这个鬼怪,只怕他以后到处流窜,到处吃人供奉的祭品,白白祸害老百姓。”

于是栾巴在神坛上诚心地祷告天神,遍查天下的山川国土,搜寻鬼怪的踪迹。

那鬼怪就逃到齐郡,变成一个书生,善于谈论四书五经,迷惑了齐郡的太守,太守竟把女儿嫁给了他。

栾巴找到了这个鬼怪,就写了公文请太守捕住那个鬼怪。

那鬼吓得不敢露面,栾巴就对太守说:“你的女婿不是人,是个冒充庙神的鬼,现在他来到你家,所以我来抓他。”

太守叫他女婿出来,那鬼躲着不出来。

栾巴说:“让他出来还不容易吗?”

就让太守准备了笔砚和书桌,栾巴用笔写了一道符咒,写完后栾巴仰天长啸,空中忽然有人把符拿走,也看不见是谁拿走的,在场的人都十分惊讶。(召唤天神?)

那道符来到书生面前,书生向他妻子哭泣说:“我这一去非死不可了!”

片刻间,书生自己拿着符来到院里,看见栾巴就不敢靠近了。

栾巴大喊一声:“老鬼还不现出原形来吗?”

书生应声变成一只狸猫,不断地叩头求栾巴饶命。

栾巴就命令把狸猫杀掉,只见空中落下一把刀把狸猫的头砍落在地上。

太守的女儿已经生了个儿子,这时也现了原形变成一只狸猫,栾巴也把它杀掉了。栾巴回到豫章郡以后,郡里也在闹鬼,大多是独脚鬼,祸害百姓,栾巴一回本郡,郡里的鬼就都吓跑了,再也没有妖魔作怪。

后来栾巴被皇帝征召为尚书郎。

正月初一,宫中大设筵席犒劳群臣。

栾巴比别人到的晚,但已有些醉意。

皇帝在宴会上赠给文武百官御酒,栾巴不喝,把酒向西南方向喷了出去。

有关的同衙向皇帝上奏说栾巴对皇上不敬。

皇帝就召栾巴询问,栾巴说:“臣的家乡因为臣能除鬼治病,为臣立了‘生祠’祝福。今天早上有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到臣的庙中来约臣喝酒,臣实在不能推脱,所以有点喝醉了。臣刚才看见西南方千里外的成都街上发生了火灾,就喷了一口酒救火,绝不是对皇上不敬。皇上如不信就下诏询问成都是否失火,如果不是,臣愿抵罪。”

于是皇帝下诏让驿使到成都查问。

后来成都方面奏报说:“正月初一早饭后失火,不一会儿从东北来了三场大雨,火就灭了。雨落到人身上发出一股酒气。”

后来有一天忽然风雨大作,天地昏暗,对面坐着也看不见人,栾巴也不知去了何处。

不久听说栾巴回到成都,和亲朋好友告别,说以后不再回来了。

家乡的男女老少都到他的“生祠”中送他。

听说他离去时也是风雨交加天地昏暗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【原文】栾巴者,蜀郡成都人也。少而好道,不修俗事,时太守躬诣巴,请屈为功曹。待以师友之礼。巴到(到原作陵,据明钞本改),太守曰:闻功曹有道,宁可试见一奇乎?”巴曰:唯。即平坐,却入壁中去,冉冉如云气之状。须臾,失巴所在,壁外人见化成一虎,人并惊。虎径还功曹舍。人往视虎,虎乃巴成也。后举孝廉,除郎中,迁豫章太守。庐山庙有神,能干帐中共外人语,饮酒,空中投杯。人往乞福。能使江湖之中,分风举帆,行各相逢。巴至郡,往庙中,便失神所在。巴曰:庙鬼诈为天官,损百姓日久,罪当治之。以事付功曹,巴自行捕逐,若不时讨,恐其后游行天下,所在血食,枉病良民。”责以重祷,乃下所在,推问山川社稷,求鬼踪迹。此鬼于是走至齐郡,化为书生,善谈五经,太守

即以女妻之。巴知其所在,上表请解郡守往捕,其鬼不出。巴谓太守:“贤婿非人也,是老鬼诈为庙神。今走至此,故来取之。”太守召之不出。巴曰:“出之甚易。”请太守笔砚设案,巴乃作符。符成长啸,空中忽有人将符去,亦不见人形,一坐皆惊。符至,书生向妇涕泣曰:“去必死矣。”须臾,书生自赍符来至庭,见巴不敢前。巴叱曰:“老鬼何不复尔形。”应声即便为一狸,叩头乞活,巴教杀之,皆见空中刀下,狸头堕地。太守女已生一儿,复化为狸,亦杀之。巴去还豫章,郡多鬼,又多独足鬼,为百姓病。巴到后,更无此患,妖邪一时消灭。后征为尚书郎,正旦大会,巴后到,有酒容,赐百官酒,又不饮而西南向噀之。有司奏巴不敬。诏问巴。巴曰:“臣乡里以臣能治鬼护病,生为臣立庙。今旦有耆老,皆来臣庙中享,臣不能早饮(明钞本、陈校本饮作委)之,是以有酒容。臣适见成都市上火,臣故漱酒为尔救之。非敢不敬,当请诏问,虚诏抵罪。乃发驿书问成都。已奏言:正旦食后失火,须臾,有大雨三阵,从东北来,火乃止,雨着人皆作酒气。后一旦,忽大风雨,天地晦冥,对坐不相见,因失巴所在。寻闻巴还成都,与亲故别,称不更还。老幼皆于庙中送之。云:去时亦风雨晦冥。莫知去处也。(出《神仙传》)